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老子网_老子文化网_老子文化传承

丘成桐:数学强国梦

2019-5-16 20:29| 发布者: 上善若水| 查看: 155| 评论: 0|来自: 人民日报

摘要: 丘成桐不拿中国薪水,却立志帮中国成为数学强国。

33岁摘得世界最高荣誉,被称为数学王国的“凯撒大帝”;他香港长大,美国工作,却割舍不断对祖国的情感;他不拿薪水,担当国内四家数学科学中心主任;他直言不讳,批判数学界的学术腐败。他就是数学家丘成桐。

 

香港长大,美国成名

 

可他的一颗中国心始终未变

 

1949年,丘成桐出生在广东汕头,同年随父母移居香港。父亲丘镇英曾是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的教师,丘成桐从小接受到良好的教育。然而在他14岁那年,父亲突然离世,家庭陷入了困顿。

 

 

 

丘成桐一边打工一边学习,17岁考入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系,开始了他的数学之旅。因为成绩优异,丘成桐被推荐至美国伯克利大学深造,在那里得到了数学大师陈省身的言传身教。

 

 

 

数学博士毕业后,他定居美国。1979年,丘成桐受当时中科院数学所所长华罗庚的邀请,第一次访华。自出生之后的30年后,他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土地。

 

丘成桐:下飞机,我伸手摸了一下北京机场的地,我终于到了中国内地。

 

 

 

虽然丘成桐很早就离开中国到美国学习和工作,但他从小学习中国历史和哲学,喜欢吃中国菜、听中国话,对祖国的情感从没有因为离开而改变。

 

丘成桐:我前些年去甘肃走丝绸之路,感觉很好,跟我在看历史书时的想法能够共鸣。我去英国看大英博物馆,去法国看罗浮宫,都很有意思,但引不起我的共鸣。

 

之后,丘成桐有意招收来自中国的博士研究生,为中国培养数学人才。他发现中国的大学教育没有做好,因为到哈佛数学系留学的中国学生水平往往不够。在博士资格考试中,其他国家的学生差不多能够达到满分,而中国学生只能拿到一半的分数。

 

 

 

于是,丘成桐在中国大学发起数学竞赛等人才培养计划。这些年,哈佛招收的中国留学生,数学水平提高了不少。

 

不拿薪酬

 

他只求对中国数学有贡献就行

 

上世纪90年代以后,丘成桐先后担任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、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研究所、中科院晨兴数学中心、浙江大学数学中心的主任。出人意料的是,丘成桐没有从中拿过任何薪水。

 

 

 

丘成桐:我在这边是白干的,我觉得对中国数学有贡献就行了。钱拿了有什么好处呢,买一个房子,开一个好车子,吃饭好一点。我孩子长大了不需要这个钱,我的钱足够用了。

 

虽然不拿薪酬,但作为世界知名的数学大家,丘成桐却四处为数学研究机构筹集资金,呼吁各方支持数学科研。丘成桐直言,自己并不喜欢这样的活动。

 

 

 

丘成桐:有些有资本做生意的人很骄傲,我不想理他们,有些人认为我在求他,其实对我自己没有好处,我是替这个国家着想。我宁愿去旅行,好好欣赏大自然的风景、历史,这样会愉快很多。但是要将项目办好,我还是愿意花点儿功夫筹钱。

 

他规定中心科研人员不得兼职

 

称兼职是不负责任

 

丘成桐曾经对媒体表示,他生平立志只做好两件事情。第一,做出一等的数学研究;第二,为中国数学教育服务,帮助中国成为数学强国。

 

在丘成桐的带动下,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已经汇集了来自海内外的100多名优秀教师和科研人员,在数学前沿问题的研究、数学人才的培养等方面,影响力与日俱增。

 

 

 

通过各种方法,丘成桐给这些年轻的数学家尽量丰厚的收入,但明确规定,不准兼职。

 

丘成桐:举个例子来说,哈佛大学给我的职位,除了休假的时间,是九个月薪水,假如我这九个月在其他地方兼职,就是犯法的。很多教授到不同地方兼职,到兼职的学校一年可能顶多就去一个星期,可是拿钱还不少,这是完全不负责任的。学生看不到他,老师也看不到他,可是系里面要做什么事还要由他来做主,这是霸权,很不应当的事。

 

他说奥数培训机构是“工厂”

 

急功近利抹杀孩子兴趣

 

全社会对于数学科学重视程度的欠缺让丘成桐感到担心。丘成桐认为,中国家长大多数只希望孩子一生平安有钱,却不鼓励他们承担更多的责任。一些孩子明明在数学方面有天分有兴趣,家长却鼓励他们去念金融,因为金融能够赚钱。

 

 

 

在急功近利思想的主导下,原本应该是从孩子的兴趣出发,提高孩子思维能力和学习素养的奥数培训,全然变了样。

 

丘成桐:美国的奥数培养是从兴趣方面来培养的。假设有几千个美国小孩子学奥数,至少有几十个是很好的,很有兴趣的。但是中国学奥数的小孩子有两三个感兴趣的就不错了。奥校变成一个工厂,培养一些小孩子只能解决奥数的问题,完全不是培养兴趣的地方。

 

他指名道姓批评学术腐败

 

称中国数学教育正发生变化

 

多年来,丘成桐在接受媒体采访以及其他场合下,对于数学界的学术腐败问题以及其他不合理现象指名道姓进行批判,往往身陷舆论的旋涡之中。但丘成桐说,对此他并不后悔。

 

 

 

丘成桐:这个事情不做,问题就改不了。那我到中国来干吗?我看到大批天真同时有才华的小孩子,假如他们因为某种制度出不了头,我过意不去。

 

丘成桐的批判也确实带来了许多积极的改变。

 

丘成桐:举个例子,有些名校十多年二十年前,教授不给本科生上课,现在都在教。很多教育部的官员跟我讲,我讲的话他们都看了,他们也在改。这几年中国政府对基本科学越来越重视。因为大数据也好,人工智能也好,背后全部都是数学。没有基本科学,中国的科技突破不了,总是要跟着人家后面走。

 

为丘老点赞!

 

 

未标题-3

手机版|关于我们|老子网_老子文化网_老子文化传承 ( 京ICP备15000038号-2  

GMT+8, 2019-6-27 18:50 , Processed in 0.054215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